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广东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广东同志 门户 同志生活 同志故事 查看内容

直男爱上同性之后疯狂不可自拔

2016-3-14 08: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35| 评论: 0

摘要: 受访人:寒星(化名)男,24岁,未婚,潮汕人,高中毕业,公司职员  约寒星采访是在星期天上午,他建议到“必胜客”,但我希望他到办公室来,并加了一句:“今天这里没有别人。”他于是便过来了。他看上去是那种很普 ...
无标题文档

受访人:寒星(化名)男,24岁,未婚,潮汕人,高中毕业,公司职员

  约寒星采访是在星期天上午,他建议到“必胜客”,但我希望他到办公室来,并加了一句:“今天这里没有别人。”他于是便过来了。他看上去是那种很普通的男孩子,完全不像我从他给我的E mail中所感觉的那样忧郁。刚进门,他便递给我厚厚的一份文稿,说:“这是我用8个小时打出来的一篇作文,你帮我看看。”我接了过来,说:“呆会儿再看吧,我们先聊。”但是他还是要求我先看了再说,语气有几分执拗。

  我用最快的速度把那厚厚的一叠文稿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我发现,那些文字的确很美,很多华丽的词藻堆砌在一起,把主题也淹没了。我合上那份文稿,微笑着对他说:“不错,你的文字。但我更想听你跟我讲。”

  也许寒星的确不善言辞,或者是,他刻意地想用他自认为最美的形式也即是那些华丽的文字来描述他的内心,他的叙述显得有点语无伦次。不过,一个钟头左右的交谈之后,我多少还是听出些端倪来。他不愿意承认他对另一个男孩的“爱”是“同性恋”,但他又无从定义这份感情,他甚至坦言,当初的失恋(同一位女孩)也没让他这么痛苦过,他问我:“我是不是很无聊?”

  我当然不愿意相信他是“无聊”,正如我不忍心轻率地处理那叠被他称为“作文”的文字。在他对自己的文字近乎“孤芳自赏”的感觉里,我也读出了他对这段“不知何物”的感情的珍视。因此,我花了比自己动笔更长的时间去修改他这篇“作文”,但愿我没有曲解他。

  这个冬天很特别,记忆中似乎没有一个冬天这么冷过。而我似乎就是这么过来的,每天一大早,就裹着厚厚的毛衣,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双眼迷茫地望着公司大门外的小路。小路两旁是两排不知名的树,冬天来时,树叶一片片落下来铺了一地,躺在地面的那些枯叶有一种凄美的姿态,偶尔会有催人泪下的感觉。当然,我站在那里并不为欣赏那些落叶,我是在等一个梦。梦里头,白色的本田车来了,有一个叫语过添情(QQ名)的大男孩让我上车,我俩就这么坐着,安安静静的坐着,直到海枯石烂。但是,现在我再也见不到男孩了,我依旧站在二楼的走廊上,望着那些干枯了的伤心树叶,往事也如风中的落叶在我眼前翻飞。那是去年秋天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在公司吃饭。冷不防身边一声喊:“嗨!生活这么好啊!吃着这么大的螃蟹。”我抬起头,是一个长着娃娃脸却身材魁梧的大男孩。

  他是公司的客户,来公司一两个月了,经常碰面,但我从没关注过他。“没什么,吃公家的,哪有你们上市公司一年分红几万来得好。”我淡淡地说。就这样话匣子一打开两人就天南地北地侃着。当我仔细地打量起他来时,他笑眯眯的小眼睛,竟然在我心头搅起一番微微的涟漪。男孩的小眼睛多像我以前的女朋友啊!那一晚,辗转反侧难以成眠,我感觉,内心深处有一处地方正在迅速沦陷,被他毫无理由地占领了,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又似曾相识的感觉像燎原的野火一样蔓延开来了。在往后的日子,我就常借故去他的那座楼里。每一次,他都像QQ中的小企鹅一样在门口悠哉游哉地踱着步,我发觉他是在有意无意地等着我。我们很投缘,东拉西扯地总有谈不完的话题,很多时候,都是办公室频频地拨打我的电话催我回去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他,而这时他会像小朋友那样顽皮,无赖地拨掉我摩托车的锁匙,让我多陪他一会。

  每次只要接到他的信息,我便会迫不及待地跑去跟他聊天。我觉得我们之间相互的好感也在这份闲聊中与日俱增。和男孩在一起,最开心的时刻就是与他一对一地打篮球。每次他被我逼得寸步难行时,那张很“卡通”的脸蛋就会憋得通红,弯弯的眉毛蹙在一起,我很喜欢看他此时的表情,不知不觉就放松了防卫,因此也总是功亏一篑,以我失败而告终。我自幼喜欢运动,更喜欢在竞技场上与人一较高低,但是,与男孩在一起,我第一次不去计较得失,我只想感受和他打篮球的乐趣。每当打完球后,一种酣畅淋漓的满足感就随着汗水从每一个毛孔流溢出来。本以为,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早就磨钝了我对幸福的感觉,而他的出现犹如久旱的甘露滋润了我干涸的心田。我想人世间最大的快乐也莫过于此吧!

  有一天晚上,他为了和我打球,把工作也给耽搁了。他的同事气急败坏地找他理论,而他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看着他那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样子,我差点就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跟他说“ILoveYou!”但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一切,我们只是心照不宣地会心一笑。去年12月,我简直倒霉透了,不仅工作连连失误还弄丢了公款,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那一天,我心情十分郁闷,从公司出来,不知不觉地又走到那座楼前,似乎是心有灵犀,他远远地就看到我,并高声喊我,见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的眼神贮满疼爱,那一刻,小我两岁的他仿佛成了我的哥哥。望着他那温文尔雅、春意盎然的卡通脸,我不禁破啼为笑,同时窃想,如果没有他,日子该是怎样黑暗啊!

  但是,很多时候他又让我捉摸不透。最痛苦的是,有时候白天他对我热情似火,到晚上却突然又冷若冰霜了,这忽冷忽热,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让我很难受,很伤感。他总是解释说因为晚上工作太忙,但我不信。

  大年二十九晚上,天寒地冷,风是那样萧瑟,雨是那样凄惶。我一个人撑着伞,走在冷雨里。后来,我发信息约他出来,我们就如情侣一样,撑着伞漫步在这冷雨夜的街头。那是我和男孩最后一次漫步在繁华的城市街头,鳞次栉比的高楼在夜雨中不再如白天看上去那般巍峨,却因为朦胧而显得温柔。后来,我们一起去吃麦当劳,他又开了他的那辆白色本田带我去“真维斯”买衣服。送我回公司时,下车的一刹那我突然觉得,路灯下,白车显得是那样憔悴。雨噼哩叭啦地撞击着车窗,再一滴滴滚落下来,像泪。

  当那辆车消失在雨雾之中时,我心中蛰伏已久的泪终于夺眶而出。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句话———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我没料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春节后,依旧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一个人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在心里细数着他的归期,他回老家度假去了。这时白色的本田车来了,车上下来的是他的同事,他同事告诉我,他昨天辞职了,不再回来了。当我从酒醉中醒来时,已是2月14日,一个叫“情人节”的日子。一连两天,我都以酒浇愁。酒麻木了神经,但痛依然存在。我疯了,疯狂地打着男孩的手机,但他一直都没有接我电话,我又在QQ上给他留下了一千句一万句“ILoveYou”,但QQ那头的小企鹅就如犯了重病似的毫无光亮。我知道南方的这个城市已为他遗弃,包括我!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男孩真的走了,或许我们从此就生死两茫茫。那些天我觉得天塌了下来,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我的梦想,我的幸福,仿佛已被隆隆北上的列车碾得粉碎。我好恨,我好后悔没有在男孩还在汕头的时候跟他说一句“I Love You。”但也许这只是一个梦,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我想梦也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旁观者语

  落叶

  落叶,是一种归宿。

  风起时,那翩翩起舞继而又纷纷落下的,是一地的黄叶。

  不管长得多高多美,叶子终归要脱离枝头,融入泥土,这是一种必然,也是它的归宿。

  这么看来,落叶既然是必然的归宿,又何须为之伤感呢?

  就像坦然面对春归大地,枝头泛绿;秋风乍起,落叶归根,便不必过于在意。

  其实,人的感情又何尝不是这样?

  爱与被爱,思念与牵挂,幸福与痛苦,甜蜜与苦涩……谁都无法说清“爱”到底是啥滋味!

  所以我说,顺其自然吧,看到枝头泛绿,你不必太兴奋;目睹满地落叶,你也不必太伤感!

  坦然

  寒星与他的爱情,是一次没有栖息地的飞翔。也许,寒星的他是个有主见的人,既然他独自离开一定有他的原因;也许,他发现寒星并非真正的同道中人,不如离开让寒星过正常的家庭生活。

  同性的爱情带着一股酸酸的味道,说不上可口,也不会感觉恶心。如今,同性恋的话题已经逐渐增多,阿白认为,如果将两个男人或者两个女人中的一个想像成一个女人或者一个男人,爱情,是一样的。不管怎样,寒星必须坦然地面对这一切,先弄清楚自己究竟是要过什么样的生活,跟谁一起生活,应该承担什么期盼什么。失去的东西已经不可能再拥有,伤心、消沉都是无济于事的。相信寒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坚强而独立地生活下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同志|贵阳同志|厦门同志|沈阳同志|昆明同志|广东同志论坛.

GMT+8, 2019-11-20 23:35 , Processed in 0.051003 second(s), 23 queries .

广东最大同志网 广同!

© 2014-2015 广同网.

返回顶部